23:12分,一輛汽車從安全島門口突然急剎車,來不及看清車型及牌照車已疾馳而去。一名六歲女孩被推出車外,重重地摔在馬路邊上。(齊魯網記者 李聰格 攝)
  81年的年輕父親如今卻是滿頭白髮,帶著5歲的“天使男孩”,希望能夠在濟南兒童福利院尋找到最新的政府補貼政策。(齊魯網記者 李聰格 攝)

  5號中午13時45分,出生僅7天的高長樂,被扔在了柳埠鎮突泉村距離福利院西一兩百米處的路邊,附近村民王中支發現他時,小嬰兒身裹著白花小棉被,躺在花壇邊,烈日當頭。兩位民警抱他來到福利院,他正睡得酣甜。(齊魯網記者 李聰格 攝)
  抱著出生半個月的兒子,老父親提著包裹,來自菏澤的老、中、少,曾經因為寶貝孫子降臨而喜氣洋洋的三世同堂,在孩子放入“棄嬰島”的一霎那,短暫緣分燃已殆盡。(齊魯網記者 李聰格 攝)
  齊魯網濟南6月5日訊(記者 滿倩 李聰格)夜幕降臨,蛙聲四起,坐落於濟南南部山區柳埠鎮的濟南兒童福利院安靜地睡去,大門口南側不遠處的粉色小房子,燈光亮起,靜謐而溫馨,一直照亮門前的103省道。
  偶爾夜間飛馳的過路車,會驚起附近村落陣陣狗吠,不知哪輛車會突然緊急剎車,或減速慢行,趁人不註意時,抱著孩子的家長快速跳下車、跑進安全島,將孩子放到溫暖的小床上,然後迅速離開。
  丟棄、離開,前後只用了不到一分鐘。
  截止到6月6日早上7點20分,在過去的24個小時內,齊魯網見證了“濟南棄嬰島”過去的一天,24小時接收被遺棄嬰孩12名,再一次刷新了從6月1日以來當日接收被遺棄嬰孩的數量。
  5日,13:45

  7天,男孩

  還不會裹奶
  5號中午13時45分,出生僅7天的高長樂,被扔在了柳埠鎮突泉村距離福利院西一兩百米處的路邊,附近村民王中支發現他時,小嬰兒身裹著白花小棉被,躺在花壇邊,烈日當頭。
  兩位民警抱他來到福利院,他正睡得酣甜。
  父母留給他的,只有一包尿不濕,一包衣服,外加一張小紙片,上面寫著他的名字和“5月29日出生”幾個字。
  特護區徐琴主任立即將長樂送進診療室,稱重、量高、清洗、換衣,一切就緒後,然後將嬰兒送往附近的醫院確診。
  給長樂喂奶,小護士眼裡噙著淚告訴徐琴,“他太小了,連奶都不會裹……”
  5日,18:19

  5歲男孩 

  父親帶著天使綜合徵患兒來傾訴
  5日下午,18:19,一位看起來白髮蒼蒼的中年男子領著5歲的男孩,一步步走近濟南“棄嬰島”。
  等候在此的記者,瞬間圍上前去,鏡頭對準這對看起來像“爺孫倆”的“父子倆”時,這個頭髮花白的81年父親,瞬間爆發,“我很憤怒!”
  “勸解員”開口詢問情況,年輕父親卻情緒激動,聲嘶力竭地吼道,“你們完全就不知道許多社會罕見病根本就查不出來!你們能不能幫幫這個孩子?!”
  5歲的兒子站在父親身邊,熟視無睹,嘴角時而泛起絲絲笑意,他一直左顧右盼,忽然盯上了父親手中提著的杏子,撲上去用手指摳那紅色的塑料袋。
  這位父親一把拉過兒子,憤然離去。
  沒走多遠,年輕父親突然駐足,抱起兒子又折了回來,轉變了主意,“我現在就要站在鏡頭前,讓所有人瞭解我兒子的病情,天使綜合症!”
  “天使綜合症,全球1.5萬患者,懷孕期間所有基因檢測都查不出來……”
  “這麼重的罕見病,他母親一個人走了,我一個人帶著他,從他一歲零一個月到現在五歲零兩個月,在北京看了四五年這兩年才剛學會走路。”
  “在美國、西歐國家,像這群孩子,國家都免費進行康復治療……”
  “我只是來看看,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拋棄我的孩子。”
  像是傾訴,更像是在控訴,這對父子從臨沂趕來,一個黑色大背包,背包口袋拉鏈拉開了一條縫,露出了臨沂特產四個大字的食品包裝袋。
  在父親痛哭流淚、憤然發泄的時候,他5歲的兒子,感受不到半點悲傷,亦沒有無動於衷,他只是像個天使,咧開嘴,衝著圍觀的人們,隨心所欲地微笑。
  年輕父親沒有靠近那座粉紅色的“棄嬰島”,甚至沒有用餘光掃過,他堅定地抱起兒子,夕陽西下,餘輝拉長了父子倆孤獨的身影,沿著103省道,朝北走去。
  5日,23:12

  6歲女孩

  2600元錢+兩袋衣服+零食+旺仔牛奶
  23:12分,一輛汽車從安全島門口突然急剎車,來不及看清車型及牌照車已疾馳而去。一名六歲女孩被推出車外,重重地摔在馬路邊上。
  她是即將結束的一天中,送來的第七個孩子。
  記者跑到女孩跟前時,她穿著一身嶄新的紅外套,昏睡不醒,兩大袋子衣物、食品被扔在附近的地面上。
  濟南兒童福利醫院的工作人員快速趕到現場,將女孩抱起,送進福利院。
  在女孩縫死的褲兜里,記者發現了一張紅色紙條,上面豎著三行字,寫著女孩的出生日期:出生於2008年3月5號,農曆正月二十八日,十二點十分。寫錯的“號”字被塗花了,又在下方重新寫了一遍。
  一沓用白色塑料袋包起來的2600元錢被塞在了衣服的口袋里。這是12個孩子中,留款最多的一個。
  除了錢和衣物,父母給女兒準備的最後一份零食,是幾盒旺仔牛奶。紅色包裝盒上那一張張笑臉,分外刺眼。
  夜色已深,不知在新的一天,這座“安全島”會在何時迎來下一個棄兒。
  6日,1:22

  半歲男孩

  嬰兒痙攣症、肌張力高、左側斜疝、肺炎
  凌晨三點,有幾輛車在“棄嬰島”門前的省道上,來來回回徘徊了好幾圈,天將亮,焦慮、糾結、矛盾盤踞心間,車裡的人煎熬地做著思想鬥爭。
  母親眼淚止不住地流,父親開著車,極力裝作若無其事地樣子,反反覆覆在“棄嬰島”上演著一遍遍的“擦肩而過”。
  直到黑夜破曉,逼近了道別與選擇的臨界點,狠下心來的父親掄起早已收拾妥當的大包小包,衣物奶粉,奶瓶尿不濕,扛在肩頭,從母親手裡奪過孩子便衝進了“安全島”。
  從進門到出來,長的不超過5分鐘,短的就只有2秒鐘,“開門、放下、離開”,看似斷然、決絕,車已遠去,遺棄者淚水卻已泛濫成災。
  這一幕,重覆上演,只不過遺棄者換了一撥又一撥。
  6日凌晨1點22分,一輛濟南出租車停靠在了福利院門口。
  從車裡下來一個年輕爸爸,身後跟著年邁的老父親。年輕媽媽將孩子交給老公後,沒關緊的車門敞開了,她扭過臉去,已經哭不出聲。
  “生產前所有該做的檢查都做了,都說沒問題。”年輕爸爸告訴記者,孩子出生後就一直待在濟南醫院,診斷顯示:嬰兒痙攣症、肌張力高、左側斜疝、肺炎。
  抱著出生半個月的兒子,老父親提著包裹,來自菏澤的老、中、少,曾經因為寶貝孫子降臨而喜氣洋洋的三世同堂,在孩子放入“棄嬰島”的一霎那,短暫緣分燃已殆盡。
  6日,1:50

  11個月男孩

  父親跪地磕頭“對不起你”
  1點50分,60多歲的老兩口從棗莊趕來的,奶奶抱著孫子嚎啕大哭,幾次差點暈厥,嘴裡念叨著“奶奶無能,不能讓你好好活著……”;爺爺70多歲,仍舊下地幹活,要養活先天性殘疾的兒子。還有32天,孫子王康康就要迎來他來到世間的第一個生日了。
  3點19分,那個害怕媒體曝光而身披雨衣、臉戴口罩的父親,把女兒放進“棄嬰島”後突然扭身跪地,腦袋“砰砰砰”砸向地面,磕了三個響頭後,一聲哀嘯:“爸爸對不起你!”
  在濟南福利院接收的42個遺棄嬰幼兒中,絕大多數的孩子都是由於腦癱、唐氏、智障等重大疾病而遭遺棄。
  一樁樁,遺棄兒驟增,皆因疾病而放棄,因看不到頭的治療費用而遺棄。
  ……
  24個小時,13名棄兒僅7人有名字
  除了高長樂,這裡還有妞妞、安安、周淑豪、王康康、小小、墨墨,從6月5日凌晨7:30,到6日早上7:30,24個小時,13名棄兒中僅知這七人姓名。
  名字,對他們而言,確實已成一個代號。
  因為在進入福利院之後,2014年所有接收的孩子,都有一個共同的姓,孫。
  福利院第三年,百家姓排名至“孫”,明年的孩子就都開始姓“李”了。不同的是,男孩叫“孫家+名”,女孩叫“孫佳+名”。家,溫暖的港灣;佳,美好的意思。
  記者在嬰兒房裡,看到了前三天確診後送回福利院的9名孩子。
  那個因為智力低下被遺棄的7歲男孩,和其他3個一歲左右的嬰幼兒被安置在同一間育嬰室。
  看到記者湊近,他從嬰兒車上坐起來,目不轉睛地盯著看,伸出的雙手,像想要抓住誰一樣,高高舉起在半空中……
  截止到6號上午8點,濟南“嬰兒安全島”運行第六天,接收遺棄嬰幼兒增至42人。
創作者介紹

yoga Phoebus

hwkvulam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